“黄牛”(号贩子)抢占医院专家号源,严重扰乱就医秩序,不但让真正需要专家号的患者无号可挂,还造成了专家号源的浪费。

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一种运用人脸识别+患者身份绑定的新科技被赋能医院门诊管理,目的是从源头上遏制号源被“黄牛”抢占。

11月25日,澎湃新闻()记者从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获悉,该院于11月18日开始就尝试推出这一新科技,确保现场专家号源能留在患者手中。

医院院长郭小毛教授介绍,这一模式即现场挂专家号必须要经过人脸识别系统和身份证的比对认证,并限制代挂号人的数量,以确保挂到专家号的人确为患者本人或其委托人,而非“黄牛”。

澎湃新闻记者多方了解到,此前上海个别医院也尝试运用人脸识别技术,与公安部门联手去甄别那些长期出没在医院的“黄牛”。而上述新的模式可以将打击“黄牛”的“关口”前移,达到事前防范的目的,更进一步保障患者利益。目前,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是全国首家尝试运用“人脸识别+身份绑定”的医院。

在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门诊大厅内放置的自助预约挂号机,增添了人脸识别功能。医院 供图

一分钟内实现人脸识别+身份绑定

人脸识别+身份绑定,目前主要通过医院门诊大厅内放置的自助预约机来完成,整个完成时间在1分钟以内。

别看这些自助预约机“样貌平平”,它们经过一番改装,最新增添了一套人脸识别系统。

“预约人在预约专家号前,将由系统读取预约人身份证,并自动与自助机摄像头拍摄到的人像进行对比,如果身份证与预约人头像不一致,预约人将无法进一步操作。“黄牛”在人脸识别预约机前,试图持他人身份证挂号,就会被‘刷脸’识破,无法挂号,而旁边,真正的患者可以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利用预约机顺利约到专家号。”董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

院方透露,医院每天门诊量在6500人次左右,每天都会预留30%号源在线下挂号,这主要是为了方便没有预约挂号的患者。

在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52%以上的患者来自于外省市甚至境外,对于绝大多数外省市患者而言,并没有预约挂号的意识,有时也因为求医心切,根本没有考虑预约门诊的事宜。为了保障未预约患者及时就医,医院预留了这部分现场号源。但现场号源的存在,对于门诊管理工作而言是个极大的挑战。

一方面,医院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进行分诊导诊、维持现场秩序、疏导现场人群的工作,一方面还要面对“黄牛”抢占现场排队号源,患者的就医习惯与门诊管理之间存在着相当的距离。

“部分‘黄牛’正是利用患者急于就医的心理以及线上预约号源显示已满的信息不对称,紧盯部分稀缺的专家现场号源,导致部分专家号源一号难求,部分患者凌晨排队,却常常被‘黄牛’以恶意插队等形式挤占掉前排位置,或谎称有医院内部渠道,实为持患者身份证现场挂号。这让真正焦急待诊的患者苦不堪言。”董枫表示。

上述人士表示,新科技推行第一天就抓住一位以身试法的“黄牛”。“当时保安就在自助预约机发现了一名可疑人员无法现场挂号,一经盘问对方承认自己是‘黄牛’,我们也对‘黄牛’进行了劝诫,并把相关的信息发送给了公安部门。”董枫表示,通过这一方式可以源头上阻止“黄牛”。

董枫还表示,考虑到家属、亲友代挂号的情况,医院还设定每位患者可以绑定一位代挂号人身份认证信息,“绑定信息后的代挂号人,也可以通过人脸识别系统自助代约专家号。但代挂号人目前只能为一人,这也是为了杜绝‘黄牛’,同时患者和代挂号人的身份证必须同时携带来院。”

而对于相对充裕的普通门诊号源,目前无需人脸识别系统即可在挂号窗口或自助机便捷挂号。“这主要是因为目前‘黄牛’抢号占号主要集中在那部分热门的专家号源。”董枫说。

从11月18日人脸识别系统应用一周来看,已经有864位患者通过肿瘤医院人脸识别预约系统顺利预约到专家号。

还能杜绝“黄牛”网上抢号占号

院方透露,上述科技手段还与网上预约挂号管理手段形成互补,确保现场专家号源留在患者手中。

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副院长吴炅教授介绍,“黄牛”的常见套路,是利用“刷号”技术在互联网上抢占专家号源,找到高价买家后再退号,然后再利用买家身份信息线下挂号。肿瘤医院“人脸识别”系统的落地应用,绑定挂号人身份,让“黄牛”失去了现场“投机挂号”的生存空间。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络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8-2009  ICP备案号:苏icp备16064055号-1